幸福59厘米之夜天使(z最天使里《夜的第七)

1、z最天使里《夜的第七章》(下)要全文

浅……流”点头我抹掉眼泪低头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4b893e5b19e31333262363665逼近碎星的脸,模糊的只有一个轮廓,漆黑的也罢血腥和死亡都掩盖了。“银行卡你还保存对吧?”点头,“替我照顾好碎辰,他是一个敏感的孩子,我希望他将来能够有所成就,我希望你能在我不在的时候督促他。”垂头在他颈项我摇头:“我们一起。我已经答应做你的女人了。

这个世界上我们都没有亲人,我们相依为命。”“咳咳……下辈子吧。如果有下辈子,我们一定出生在一个家庭,不会再孤单一个人。”“呵呵。

我们是因为孤单才决定在一起的啊,所以我不希望碎辰感觉到孤单,我想让他幸福。”“嗯,他会幸福的。”碎星,你可不可以不要死呢?一阵清脆的铃声打破仓库的宁静,掏出碎星口袋里闪着蓝光的手机,上面显示的号码是碎辰。

放在碎星的耳边我低语:“是碎辰。”“不要让他知道我出事了。圣诞节,让碎辰陪你过好不好?”“好。”按了按接听键就听到碎辰在手机里大吼,那边很嘈杂,偶尔有烟花炸开的声音。

“哥,你在哪里,烟花都开始了你还磨蹭什么,是不是浅流那个女人拖得后腿?”“碎辰,哥哥忽然有事要到很远的地方一阵子不能陪你看烟火了,我让浅流接你回家好不好?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你和浅流住在一起,要听浅流的话。”顿了一下吸了一口气碎星压抑哽咽,“碎辰,听到了没有?答应我。”“好吧。不过你要去多久?”“……很久。

”捂着嘴巴不敢哭出声音,碎星冰凉的手拉着我的手腕:“碎辰,一定要听浅流的话。”哪边碎辰敷衍的答应挂掉了,抱着不再说话的碎星我嚎啕大哭。这个世界真奇怪,每天都在发生生离死别的悲剧,抱着没有温度的碎星我看着走进来的几个黑色的影子,那个倔强的孩子一定嘴角含笑在看烟花吧?坚信碎星一定会回来吧,就像我一开始相信碎星如神一样不会死去一样。

“你先把自己洗干净去接碎辰吧。他是碎星最亲的人。”听着男人的话我放下碎星站起来,“碎星的仇我们一定会报,你也带着碎辰销声匿迹的活着吧。我想碎星也不想你们牵扯进这血腥的世界里面来。

”“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害死碎星的不是你吗?是你把碎星变成杀人工具的,还要在这里说风凉话。”心里的悲愤开始产生化学反应,握着拳头握怒吼。听不惯的人想要出来打抱不平的教训我被他挡住,沉默了一会他承认:“是,我是刽子手。所以,碎星的血不会白流。

”冷笑一声我钻过人群走出了仓库。夜风凉彻骨,看着身上的血我朝着浅滩走去。碎星死了,我又要开始孤单的生活了,还好,他把碎辰托付给了我,天大地大,让我们两个孤单的孩子相依为命吧。

==============================第五章END============================收拾客厅我站在不言不语的他面前居高临下的说:“既然醒了就走吧,我救了你并没有打算留你在我这里养病。”他抬头,目光疑惑的看着我,可爱的模样很像八珍,盯着我看了半天他抛出一句惊天动地的话:“你是谁,我是谁|?”一瞬间我知道,我的生活就是电视剧,充满了许多的狗血情节,看,现在不是有一个失忆的男子出现在我面前了么,说不定他是哪家的富有公子或是异国的王子呢,那么,并着国际友好的关系我要不要收留他呢?一巴掌拍过去,我狞笑:“你骗谁啊,听说过发烧吧脑子烧坏成白痴的,可没有听说过能把过去的记忆烧没的。哪里来的回哪里去,我没钱养你。

你这样的电视上演的多了去了。”他被我一巴掌拍倒在沙发上就没有起来,等了半天我蹲下来才发现他恶心上泌着汗珠,连刚才红润的嘴唇都变成青色的了。“喂,你没事吧?我的一巴掌没有那么厉害吧?”半睁着眼睛看我,他吞吞吐吐的说:“倒下去的时候……碰到伤口了。”“你真的忘记你是谁了?”审问了快半个小时了,对面的人还是摇头说没有想起自己是谁。

眼看上课的时间要到了我摆手懒得和他耗下去:“算了。你先呆在这里吧。我去上学了,不要到处乱跑,丢了我可不负责找的。”他听话的点头,看着地上趴着的八珍我吩咐:“八珍看着他,别让他乱跑,法线他又申明不轨的行为,哼!”横了他一眼我咬牙,“给我咬。

”八珍蹦起来跟授命的将军似的庄严的叫了几声,他勉强冲我笑了一下,嘴角抽啊抽的比哭都难看。“喂。”才要关门屋子里的人忽然开口说话,他弯起眼睛明媚的笑,“你叫什么名字?”被他的笑容晃了眼我在关门前回答:“浅流。

”他笑得如此灿烂,应该是异国的王子吧?晚上回家,他和八珍还保持着我早晨走的姿势。八珍看着我骄傲的摇着尾巴,拍拍他的头,我点头称赞,他高兴的四处乱窜。他盯着八珍半天才撇嘴说;‘真是一条忠实的土狗,连我上厕所它都跟着当然,八珍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骄傲的仰头我看看站在沙发上仰首挺胸的八珍笑了起来。

‘笑起来倒是很好看’。‘你在说什么?’听他小声的嘟囔我问。他摇头,照例弯起眼睛明媚的笑,不染纤尘的模样可以去做封面杂志的模特了。忽略他放电的眼神我说:“既然你忘记了你的名字我给你取一个吧,总不能一直喂喂的叫。

”“好。”“就叫七喜吧。”“怎么是一个饮料的名字?”皱眉他不满的问,横了他一眼我耸肩:“没有叫你芬达已经不错了,挑什么挑,记住,你是我捡到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的脾气秉性开始向外扩展,我想,大部分的原因是碎星吧,他把我带进了自己的圈子,然后再慢慢的扩展,在碎星我看到了许多也尝试了许多,这就是他们说的所谓的成长吧。—————————–落叶谢谢你咯~你不用打了我来上任了!忽略他放电的眼睛我说‘既然你忘记了你的名字我给你取一个吧,总不能一直喂喂的叫。’‘好’。

‘就叫七喜吧’‘怎么是一个饮料的名字?'皱眉他不满的问。横了他一眼我耸肩;’没有叫你芬达已经不错了,挑什么挑,记住,你是我捡到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脾气秉性开始向外扩展,我想,大部分的原因是碎星吧,他把我带进了自己的圈子,然后在慢慢的扩展,在碎星的身边我看到了许多也尝试了许多,这就是他们说的所谓的成长吧一周的时间过得很快,周五的晚上接碎辰回家。虽然早有预见天下会不太平,我却没有想过会是星球大战的程度。

一进门,碎辰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七喜,眯起眼睛他抬头看我,声音凉凉的问:“他是谁?你的新男人,哥哥才离开半年你就见异思迁了?”声音尖锐到好似我真的做了对不起碎星的事情一样。捂着额头我摆手:“他是我捡来的。”冷哼一声,碎辰的语气不像一个孩子:“人那么好捡的话我怎么没见你拎一个女人回家的?”“你这个小孩非要这么别扭?”咬牙揪着他的耳朵我瞪着看热闹的七喜,“看什么看,都是你的错!快把你忘掉的乱七八糟的事情想起来滚蛋!”七喜没有说话的看着我,明亮的眸子开始眯眼起大雾,望着这样的眼睛我忽然想起了碎星安静的眼眸,什么时候他也这样的看过天空,白色的衬衫飒飒作响。我想,他就是一直没有脚的白鸽从来不会停留,一直飞,直到不能扇动翅膀坠地。

挣脱开我碎辰走到七喜面前开始尖酸刻薄地说起来,模样像骂街的泼妇,七喜眯起眼睛见招拆招,八珍有热闹可凑的狂吠起来,走进厨房关上门我头脑发涨,天啊,我是造了什么孽啊?饭桌上战火依旧纷飞,我低头吃饭闭塞耳目,任他们两个刀光剑影。碎辰愤愤的咬牙:“你不要高兴太早了,浅流是我哥的女人,等我哥回来一定会把你大卸八块,他可是一个厉害的杀手。”七喜不在乎的扒着碗里的东西嬉笑:“是吗?原来这样。

可是你哥不是消失半年了么,也许是执行任务的时候失败被杀掉了吧。”七喜说这还用手在脖子那里比划了一下。碎辰吧碗磕在桌子上气呼呼的等着七喜,眼角开始泛红。

望着这样的他我黯然,尽管他是一个嘴巴厉害的孩子,但是面对未知的事情,亲人的离开还是脆弱的像玻璃。门砰的一声关上,站起来我看着得意洋洋地七喜警告:“在碎辰面前我希望你不要说关于死亡的事情。”收敛了笑容七喜无所谓的耸肩:“如果是你的要求我没意见。

”打开门,看着脑袋埋进枕头里的碎辰我安静的坐在床边:“伤心什么,你哥哥可是无敌的,又不是纸糊的,你不是相信他是一个厉害的杀手吗?这样的杀手怎么会……死呢?”扭脸碎辰眼睛发红的看着我:“浅流,如果哥哥真的永远回不来了你是不是会不要我,在周末的时候不会接我回家,节假日的时候不带我去游乐场玩?”一掌拍在他的屁股上我笑:“你都在担心什么呀。放心,就算你哥哥不回来我也永远的照顾你,这是对你的承诺。我发誓。

”目光落在我举起的右手上,碎辰坐起来看着我认真的点头:“我相信你,浅流。”“还饿吗,要不要回去继续吃饭?”“不要,我讨厌那个人。”“好。

等你饿了的时候我下面给你。”拍了一下他的头我安慰的笑,“现在的碎辰才像一个小孩子。”他的脸瞬间就红了。关上门饭桌上已经不见了七喜的身影,门半开着,八珍也不在,应该是在一起散步吧。

走到门口,从门缝里看到了七喜,他在抽烟,老练的夹着香烟悠悠的吞云吐雾,目光深邃的不知道在看哪里。八珍老实的趴在他的身边,静静地看着这样的七喜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只有碎星身上才有的味道,对生命的渴求和对命运的欲罢不能。麻利的抽掉一根烟他恢复了常态笑嘻嘻的揉着八珍的脑袋:“怎样,毕竟我是七喜,比你厉害多了。我没来的时候你是不是总受欺负?还是我殷煞厉害吧,一出马就把那个小屁孩气得要掉眼泪了。

”殷煞?原来他的名字叫殷煞阿。反复的咀嚼他的名字我开始咬牙,目光落在门后面的棒球杆上。既然你欺骗我在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推开门,扬起棒球杆我喊:“殷煞。

”他微笑的回头然后神色就变了。看着倒地不起的殷煞我舒了一口气扔了棒球杆:“痛快。”把殷煞丢在了房子对面的垃圾堆里我拍着手看着围着昏过去的殷煞转圈的八珍:“八珍,回家。他是一个骗子。

”早晨吃饭的时候碎辰很安静,眼睛瞄了半天最后问我:“浅流,那个叫七喜的人呢?”一笑我拨给他一个荷包蛋:“你不是讨厌他么,我叫他哪里来的回哪里去了。”眨巴着眼睛看我碎辰没有说话的低头吃饭,看着这样乖巧的碎辰我开始有些不习惯。管他是富有的公子还是异国的王子呢,在我这里骗吃骗喝就不可原谅,天诛地灭的不可原谅。

日子又恢复了平静。偶尔回头我才领悟,其实生活就是由许多小插曲连接起来的,那些波澜壮阔的生活。周末,餐馆打工,碎辰安静的坐在角落的桌子上吃着老板娘给他专门准备的龙虾。

平日里节俭到甚至吝啬的老板娘给碎辰龙虾吃,我现在终于认识到美色的力量了。“浅流,你不觉得现在餐馆里坐的人都很奇怪么?”跑堂小王挪过来对我小声的说,他是一个胆子很小的男生,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胆战心惊。看着那些身体健壮,或是穿着很古惑仔的人我疑问:“他们吃饭没给钱?”小王摇头,我笑:“这不是行了,他们怪也是他们的事,只要不赖帐就好了。”摇头,小王急切的说:“好像所有的人都认识,看,他们在传递眼神呢。

是不是有什么隐秘的行动要开始了,最近附近的帮派都不稳定。一个死了金牌杀手,一个跑了未来的少主,不安定啊。”乜了小王遗言我看着那些似乎是在传递什么讯息的人说:“你消息倒是灵通。”“只是你不关心而已。

”门铃一响,又几个人进来,转身拿菜单,听到桌椅一片哗啦,转身,眼前是一座大山。那些老实坐在座位上的人都站了起来面向门口弯腰喊:“少主。”他们弯下腰,我看到了七喜,不,或许叫他殷煞,头裹着绷带满脸冰寒的点头。握紧了手里的菜单我一阵紧张,难道他是来报仇的。

看起来他不是什么富有的王子也不是异国的王子而是黑帮的少主,似乎惹了一个不好惹的人。不动声色的看着殷煞走进我眼眸,看到一双黑亮的皮鞋过来:“浅流,好久不见。”“你想干什么,有我在休想欺负浅流!”碎辰从角落里突然冲出来横在我面前。

“喂,小不点,还在欺负八珍没有?”听着熟悉的强调我抬头,殷煞满脸笑容的看着我。又是那个明媚的少年,“浅流,看到我不打招呼么?”菜单扔过去我拿起笔:“想吃什么?”殷煞回头问那些正襟危坐的人:“你们吃什么?”“少主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回答的整齐,声音洪亮。看他们严肃的表情我忍不住的想笑。

殷勤的把菜单给我殷煞笑:“浅流,你给我点把。你点什么我吃什么。”拿着菜单我转身看着柜台里发傻的老板娘:“老板娘今天的工资我要提成。”明白我的意思老板娘笑的灿烂:“行,行,你尽管点。

”第七章有的时候我在思考,我的生命里是不是注定了和暴力血腥有关,碎星,殷煞。一个是杀手,一个是黑社会的少主。那天我拿的提成比我苦干一个月的工资还多,老板娘更是乐的合不拢嘴,殷煞走的时候她牵着他的手送到门口嘱咐他多来这里吃几次饭,狗腿的模样好似古代勾栏里的老鸨似的。我知道这个比喻不好听,但,似乎找不到更贴切的了。

殷煞是鳄鱼帮的少主,提到鳄鱼帮我就想起了碎星的死。碎星是死于鳄鱼帮的围攻的,我不能以偏概全的说是殷煞害死了碎星,殷煞只是一个不希望继承家业却又无力反抗的悲剧人物。“浅流,我比你大一岁哟。明年高考的时候你希望考到哪里?”一直只读圣贤书的我在殷煞站在班级的门口叫我的时候才知道他是三年级的学生,正在备战高考。

斜了一眼跟屁虫的他我皱眉:“你不是要考上最好的大学么,我怎么都没有看到你学习,你很闲吗?”“是啊,我很闲。”白了他一眼我继续往前走,渺小的我不想引起那些少爷格格的注意。“那么抱歉了,我很忙,不能陪着你闲了。”“浅流,你是不是很讨厌我?”挡住我殷煞明亮眸子飘起轻雾。

也许一开始看到的时候我会心软。但是现在我却什么感觉也没有,殷煞是一只狡猾的狐狸,狐狸的演技不值得同情。“不讨厌也不喜欢。

说吧,你缠着我有什么事情?”站在一棵树下我直来直往的问。咳嗽了一声殷煞收敛了笑容认真的看着我:“既然你认真的问了我就认真的回答你。浅流,你听好了。

”掏掏耳朵我示意他我很认真的在听,“我希望你能做我未来的妻子。”周围你片抽气声。忽略那些偷听者我哭笑不得的看着一脸认真的殷煞:“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还是没有睡醒?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和你相处一段时间来,你处变不惊的态度很适合做我未来妻子的人选。与其让那些老头子选还不如我自己找一个喜欢的。

”白了他一眼假装没听到我快步朝校门口走去,今天是周五,还要接碎辰回家。真是的,又是一个给我照本宣科理由的人,死板的样子和碎星有一拼,他们那一类人真的没有人类的感情么?什么都是为了便宜行事。“浅流,那是糖不是咸盐。”自从我回来把鸡蛋直接打在了燃气灶上差点引起火灾碎辰就不放心的在屁股后面跟着我。

横了我一眼推我过去他蹬着小板凳掌勺:“你鬼上身了,进门的时候脸色就不对。”靠在一边看碎辰小小的个头在厨房滑稽的忙碌我干脆的说:“今天有人向我求婚。”“是不是那个鳄鱼帮的殷煞?”“你怎么知道,难道老师开始教你们如何谈恋爱了?”白了我一眼,碎辰关掉火:“怎么可能。我是看出来的,他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

”“是么。都开始学会察言观色了。那么,你说你哥哥是不是也用一样的眼神看我?”又白了我一眼碎星推开我拿盘子:“怎么可能。

”“那,那天你为什么要说我是你哥的女人?”“好东西自然要留着。”简单的回答了我一句碎辰把盘子递给我,“端到桌子上去。”尝了一口毫不逊色的菜我嘻嘻的笑:“什么时候我这样抢手了?”“少自做多情了。

”周一早晨上学,一开门发现一个个子高大的男人矗立在门口,被吓了一跳我拍着胸口我问:“你是谁?”男人面无表情的看我一眼低头致意:“我叫莲,是殷少爷派我来保护小姐的。”“我和谁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要保护?”“因为几天前的事情少爷担心浅流小姐被那些少爷小姐欺负。”明白的点头我再次看了他一眼:“你们少爷想的还真周到。

”上课的时候我才感觉是殷煞把我往仇视的旋涡里拉,试问在上课的时候你身边站着一个吸引众多人眼球的男人你什么感觉?中午在平台上吃饭的时候我看着空气指着莲介绍:“碎星,这是莲,你的仇家派来保护我的,可笑吧。最近还好吧,今天没有和你说话了。”特意的扭头,见莲没有变化的表情我问:“碎星你知道吧?我和他曾经在这里吃饭。

”“他是一个很棒的杀手,可惜有了弱点。”莲简练重点的剖析碎星。“所以说我们是仇人。”“我知道了。

”“莲,你愿意来保护我的目的是什么?”“检验浅流小姐是否合适做帮助少爷管理帮派的女主人,如果浅流小姐很不幸的成为了少爷的软肋……”打断莲的话我微笑,看着天空:“如果成为了软肋就是我的死期对不对?”见莲没有否认我笑的更灿烂:“可惜,我不能死。我和碎星的承诺还没有兑现,所以你放心我不会成为适合的女主人也不会成为殷煞的牵绊。”淡漠的看我一眼的莲什么会都没说的鞠躬离我十米之远。凉风从远处吹来,好似碎星的低语,碎星,生活真是狗血。

繁忙的高考过后是一个冗长的暑假,和碎辰无所事事的呆在家里的时候有人敲门。用脚指头猜都知道是谁。碎辰白了我一眼转身进屋了,开门,看到殷煞嬉皮笑脸的脸我真想关门。

“浅流,好不容易暑假我们去玩吧。”“没空。”“我看你很闲的。

”“我在陪碎辰复习功课。”“功课可以明天复习的。怎么,我们带碎辰去游乐园玩。”卧室的门打开碎辰抱着枕头瞪着殷煞骄傲的说:“不要以为去游乐场就可以收买我。

不过,如果是要他陪着我的话我就去。”指着门口的莲碎辰坚决的说。看着人流如织的游乐场里碎辰牵着莲的手我在心底叹息,他是挂念碎星了吧,莲的身上有碎星冷漠的味道。使劲的攥着我的手殷煞问:“浅流,你想玩什么?”环顾四面我犹豫不决,还没有决定好就听到莲低沉的声音喊:“少爷小心!”被殷煞扑到,旁边贩卖冷饮的冰柜玻璃飞溅,脸上有些微的刺痛。

想推开殷煞看碎辰在哪里,侧脸在慌乱的人群里发现莲把碎辰抱在了怀里躲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对着远处的摩天轮开枪。身上的殷煞没有动,躺着,看着湛蓝的天空,浮云掠过,手上有温热的感觉,粘腻,抬手,触目惊心的红,勾起嘴角我不禁笑了起来。枪声安静了下来,殷煞起来抱着我摇晃:“浅流,你没事吧,你笑什么?”盯着殷煞不断渗血的T桖我笑:“现在你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吧。

”殷煞的肚子中了枪,因为闪的及时,子弹擦着肚皮过去,留下一道血痕,需要缝针。碎辰脸色煞白的倚在我的怀里,瞪大了眼睛一句话不说。莲站在我面前没有表情的看着我。

忽略难闻的血腥味道我笑:“我已经失去资格了对吧。放心,我说过,我不会成为殷煞的软肋,只是再等一个机会而已。帮忙照顾一下碎辰。”急救室里殷煞赤裸着上半身在个缝针的护士嬉笑。

看到我他笑:“浅流,没事吧。在现场你忽然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吓傻了呢。”勾起嘴角看整理完毕的护士我说:“殷煞,我想和你单独谈一下。”护士识趣的开门离开,靠在门上我看着殷煞,他背着光,周身融化在阳光里,只剩下一层毛茸茸的光圈。

酝酿了语气我干脆的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再也不要见面了吧。”跳下床,躲开阳光,殷煞收敛了笑容看着我:“浅流你这是什么意思?”“很浅显的意思。我怕死,和你有干系只会把我置于危险之下,我不是适合你的女子,你也不是适合我的男子。

我们这样纠缠下去只会让双方都痛苦,况且我一点都不喜欢你。”“喜欢可以慢慢培养。我发誓,从今以后不会让你受一点点的伤,浅流,我们可以试着相互喜欢对方的。”嘲讽的一笑我问:“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和你在一起吗?因为和你在一起我总是要竭尽全力的去遏制割开你喉咙的想法。

”殷煞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我:“为什么?”“因为我是碎辰哥哥的女人啊。碎辰的名字有没有让你想起来另外一个名字?”脸色由吃惊变成了惊愕,后退了一步殷煞瞪大了眼睛,眸子深邃起来:“你是碎星的……”点头微笑我咬牙:“所以,我怎么会和害死碎星的刽子手在一起呢?殷煞,不要太天真了。”残忍的笑,我拉开门出来把殷煞满是受伤的脸这挡在门外。冲门外的莲潇洒的一笑我牵过碎辰:“一切都结束了,莲,再见了。

”点头我告别,莲拉开门进了急救室。牵着碎辰的手看着被阳光充盈的半个走廊我冲他微笑:“我们回家吧,吓到你了吧,游乐场我们下次去吧。”走出医院外面的天气还是如此的晴好。拉着碎辰坐在树荫的椅子下我看着碎辰墨黑的眸子,拍了他一下头问:“怎么了,有什么话要说?”“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你的声音太大了。

”“那个,你说的是,就是,其实,我说的,为了让他死心,是骗人的。”坚定了自己的态度我握着碎辰的肩膀肯定,“对,我刚才说的都是骗人的。”“包括不喜欢殷煞吗?”苦笑我垂头:“碎辰,你真是一个小恶魔。

”头上传来厚重的感觉,闭眼听到碎辰说:“其实,哥哥的死我在圣诞节的那天都知道了,你身上血的味道怎么洗都不会干净。哥哥曾经说过,无论去哪里都不会抛弃我,但是,那一晚他却把我托付给了你,我就知道哥哥一定是回不去了。我假装不知道是怕你伤心。”抬头,看着碎辰认真的脸庞我微笑,滚烫的泪滑过嘴角。

把它紧紧的搂在怀里我叹息:“碎辰,你真是懂事的让人心疼。”终曲和殷煞以最不喜欢的方式分别之后我的日子才彻底的恢复了平静,碎辰又变成了小恶魔,八珍饱受折磨。偶尔,在大街上会看到殷煞,旁边有妖媚的女子陪同,远远的我也可以看清他的笑容,一定又是明媚的灿烂。我不知道最后他会选择怎样的女子相伴一生,但肯定不是现在围绕在他身边抚媚的女子,她们只是他的过客,不是他的永远。

我不知道在他的心里他是否恨我,我却知道,他的生命里在没有了我的足迹。我也知道在将来的将来肯定有一个厉害的女子让他露出最灿烂的笑容。因为碎星告诉我,如果守护不住的话还不如痛快的放弃,让一个可以守护的给她幸福。这样,即使是站在一旁旁观也可以闻到幸福的芬芳。

=======================全文【完】=========。“浅……流”点头我抹掉眼泪低头逼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78988e69d8331333262363730近碎星的脸,模糊的只有一个轮廓,漆黑的也罢血腥和死亡都掩盖了。“银行卡你还保存对吧?”点头,“替我照顾好碎辰,他是一个敏感的孩子,我希望他将来能够有所成就,我希望你能在我不在的时候督促他。”垂头在他颈项我摇头:“我们一起。

我已经答应做你的女人了。这个世界上我们都没有亲人,我们相依为命。”“咳咳……下辈子吧。如果有下辈子,我们一定出生在一个家庭,不会再孤单一个人。

”“呵呵。我们是因为孤单才决定在一起的啊,所以我不希望碎辰感觉到孤单,我想让他幸福。”“嗯,他会幸福的。

”碎星,你可不可以不要死呢?一阵清脆的铃声打破仓库的宁静,掏出碎星口袋里闪着蓝光的手机,上面显示的号码是碎辰。放在碎星的耳边我低语:“是碎辰。”“不要让他知道我出事了。圣诞节,让碎辰陪你过好不好?”“好。

”按了按接听键就听到碎辰在手机里大吼,那边很嘈杂,偶尔有烟花炸开的声音。“哥,你在哪里,烟花都开始了你还磨蹭什么,是不是浅流那个女人拖得后腿?”“碎辰,哥哥忽然有事要到很远的地方一阵子不能陪你看烟火了,我让浅流接你回家好不好?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你和浅流住在一起,要听浅流的话。”顿了一下吸了一口气碎星压抑哽咽,“碎辰,听到了没有?答应我。”“好吧。

不过你要去多久?”“……很久。”捂着嘴巴不敢哭出声音,碎星冰凉的手拉着我的手腕:“碎辰,一定要听浅流的话。”哪边碎辰敷衍的答应挂掉了,抱着不再说话的碎星我嚎啕大哭。这个世界真奇怪,每天都在发生生离死别的悲剧,抱着没有温度的碎星我看着走进来的几个黑色的影子,那个倔强的孩子一定嘴角含笑在看烟花吧?坚信碎星一定会回来吧,就像我一开始相信碎星如神一样不会死去一样。

“你先把自己洗干净去接碎辰吧。他是碎星最亲的人。”听着男人的话我放下碎星站起来,“碎星的仇我们一定会报,你也带着碎辰销声匿迹的活着吧。

我想碎星也不想你们牵扯进这血腥的世界里面来。”“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害死碎星的不是你吗?是你把碎星变成杀人工具的,还要在这里说风凉话。”心里的悲愤开始产生化学反应,握着拳头握怒吼。

听不惯的人想要出来打抱不平的教训我被他挡住,沉默了一会他承认:“是,我是刽子手。所以,碎星的血不会白流。”冷笑一声我钻过人群走出了仓库。夜风凉彻骨,看着身上的血我朝着浅滩走去。

碎星死了,我又要开始孤单的生活了,还好,他把碎辰托付给了我,天大地大,让我们两个孤单的孩子相依为命吧。==============================第五章END============================收拾客厅我站在不言不语的他面前居高临下的说:“既然醒了就走吧,我救了你并没有打算留你在我这里养病。”他抬头,目光疑惑的看着我,可爱的模样很像八珍,盯着我看了半天他抛出一句惊天动地的话:“你是谁,我是谁|?”一瞬间我知道,我的生活就是电视剧,充满了许多的狗血情节,看,现在不是有一个失忆的男子出现在我面前了么,说不定他是哪家的富有公子或是异国的王子呢,那么,并着国际友好的关系我要不要收留他呢?一巴掌拍过去,我狞笑:“你骗谁啊,听说过发烧吧脑子烧坏成白痴的,可没有听说过能把过去的记忆烧没的。

哪里来的回哪里去,我没钱养你。你这样的电视上演的多了去了。”他被我一巴掌拍倒在沙发上就没有起来,等了半天我蹲下来才发现他恶心上泌着汗珠,连刚才红润的嘴唇都变成青色的了。

“喂,你没事吧?我的一巴掌没有那么厉害吧?”半睁着眼睛看我,他吞吞吐吐的说:“倒下去的时候……碰到伤口了。”“你真的忘记你是谁了?”审问了快半个小时了,对面的人还是摇头说没有想起自己是谁。眼看上课的时间要到了我摆手懒得和他耗下去:“算了。你先呆在这里吧。

我去上学了,不要到处乱跑,丢了我可不负责找的。”他听话的点头,看着地上趴着的八珍我吩咐:“八珍看着他,别让他乱跑,法线他又申明不轨的行为,哼!”横了他一眼我咬牙,“给我咬。”八珍蹦起来跟授命的将军似的庄严的叫了几声,他勉强冲我笑了一下,嘴角抽啊抽的比哭都难看。“喂。

”才要关门屋子里的人忽然开口说话,他弯起眼睛明媚的笑,“你叫什么名字?”被他的笑容晃了眼我在关门前回答:“浅流。”他笑得如此灿烂,应该是异国的王子吧?晚上回家,他和八珍还保持着我早晨走的姿势。八珍看着我骄傲的摇着尾巴,拍拍他的头,我点头称赞,他高兴的四处乱窜。他盯着八珍半天才撇嘴说;‘真是一条忠实的土狗,连我上厕所它都跟着当然,八珍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骄傲的仰头我看看站在沙发上仰首挺胸的八珍笑了起来。

‘笑起来倒是很好看’。‘你在说什么?’听他小声的嘟囔我问。他摇头,照例弯起眼睛明媚的笑,不染纤尘的模样可以去做封面杂志的模特了。

忽略他放电的眼神我说:“既然你忘记了你的名字我给你取一个吧,总不能一直喂喂的叫。”“好。”“就叫七喜吧。”“怎么是一个饮料的名字?”皱眉他不满的问,横了他一眼我耸肩:“没有叫你芬达已经不错了,挑什么挑,记住,你是我捡到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的脾气秉性开始向外扩展,我想,大部分的原因是碎星吧,他把我带进了自己的圈子,然后再慢慢的扩展,在碎星我看到了许多也尝试了许多,这就是他们说的所谓的成长吧。—————————–落叶谢谢你咯~你不用打了我来上任了!忽略他放电的眼睛我说‘既然你忘记了你的名字我给你取一个吧,总不能一直喂喂的叫。’‘好’。

‘就叫七喜吧’‘怎么是一个饮料的名字?'皱眉他不满的问。横了他一眼我耸肩;’没有叫你芬达已经不错了,挑什么挑,记住,你是我捡到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脾气秉性开始向外扩展,我想,大部分的原因是碎星吧,他把我带进了自己的圈子,然后在慢慢的扩展,在碎星的身边我看到了许多也尝试了许多,这就是他们说的所谓的成长吧一周的时间过得很快,周五的晚上接碎辰回家。

虽然早有预见天下会不太平,我却没有想过会是星球大战的程度。一进门,碎辰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七喜,眯起眼睛他抬头看我,声音凉凉的问:“他是谁?你的新男人,哥哥才离开半年你就见异思迁了?”声音尖锐到好似我真的做了对不起碎星的事情一样。捂着额头我摆手:“他是我捡来的。”冷哼一声,碎辰的语气不像一个孩子:“人那么好捡的话我怎么没见你拎一个女人回家的?”“你这个小孩非要这么别扭?”咬牙揪着他的耳朵我瞪着看热闹的七喜,“看什么看,都是你的错!快把你忘掉的乱七八糟的事情想起来滚蛋!”七喜没有说话的看着我,明亮的眸子开始眯眼起大雾,望着这样的眼睛我忽然想起了碎星安静的眼眸,什么时候他也这样的看过天空,白色的衬衫飒飒作响。

我想,他就是一直没有脚的白鸽从来不会停留,一直飞,直到不能扇动翅膀坠地。挣脱开我碎辰走到七喜面前开始尖酸刻薄地说起来,模样像骂街的泼妇,七喜眯起眼睛见招拆招,八珍有热闹可凑的狂吠起来,走进厨房关上门我头脑发涨,天啊,我是造了什么孽啊?饭桌上战火依旧纷飞,我低头吃饭闭塞耳目,任他们两个刀光剑影。碎辰愤愤的咬牙:“你不要高兴太早了,浅流是我哥的女人,等我哥回来一定会把你大卸八块,他可是一个厉害的杀手。”七喜不在乎的扒着碗里的东西嬉笑:“是吗?原来这样。

可是你哥不是消失半年了么,也许是执行任务的时候失败被杀掉了吧。”七喜说这还用手在脖子那里比划了一下。碎辰吧碗磕在桌子上气呼呼的等着七喜,眼角开始泛红。望着这样的他我黯然,尽管他是一个嘴巴厉害的孩子,但是面对未知的事情,亲人的离开还是脆弱的像玻璃。

门砰的一声关上,站起来我看着得意洋洋地七喜警告:“在碎辰面前我希望你不要说关于死亡的事情。”收敛了笑容七喜无所谓的耸肩:“如果是你的要求我没意见。”打开门,看着脑袋埋进枕头里的碎辰我安静的坐在床边:“伤心什么,你哥哥可是无敌的,又不是纸糊的,你不是相信他是一个厉害的杀手吗?这样的杀手怎么会……死呢?”扭脸碎辰眼睛发红的看着我:“浅流,如果哥哥真的永远回不来了你是不是会不要我,在周末的时候不会接我回家,节假日的时候不带我去游乐场玩?”一掌拍在他的屁股上我笑:“你都在担心什么呀。放心,就算你哥哥不回来我也永远的照顾你,这是对你的承诺。

我发誓。”目光落在我举起的右手上,碎辰坐起来看着我认真的点头:“我相信你,浅流。”“还饿吗,要不要回去继续吃饭?”“不要,我讨厌那个人。

”“好。等你饿了的时候我下面给你。”拍了一下他的头我安慰的笑,“现在的碎辰才像一个小孩子。

”他的脸瞬间就红了。关上门饭桌上已经不见了七喜的身影,门半开着,八珍也不在,应该是在一起散步吧。走到门口,从门缝里看到了七喜,他在抽烟,老练的夹着香烟悠悠的吞云吐雾,目光深邃的不知道在看哪里。

八珍老实的趴在他的身边,静静地看着这样的七喜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只有碎星身上才有的味道,对生命的渴求和对命运的欲罢不能。麻利的抽掉一根烟他恢复了常态笑嘻嘻的揉着八珍的脑袋:“怎样,毕竟我是七喜,比你厉害多了。我没来的时候你是不是总受欺负?还是我殷煞厉害吧,一出马就把那个小屁孩气得要掉眼泪了。”殷煞?原来他的名字叫殷煞阿。

反复的咀嚼他的名字我开始咬牙,目光落在门后面的棒球杆上。既然你欺骗我在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推开门,扬起棒球杆我喊:“殷煞。

”他微笑的回头然后神色就变了。看着倒地不起的殷煞我舒了一口气扔了棒球杆:“痛快。”把殷煞丢在了房子对面的垃圾堆里我拍着手看着围着昏过去的殷煞转圈的八珍:“八珍,回家。他是一个骗子。

”早晨吃饭的时候碎辰很安静,眼睛瞄了半天最后问我:“浅流,那个叫七喜的人呢?”一笑我拨给他一个荷包蛋:“你不是讨厌他么,我叫他哪里来的回哪里去了。”眨巴着眼睛看我碎辰没有说话的低头吃饭,看着这样乖巧的碎辰我开始有些不习惯。管他是富有的公子还是异国的王子呢,在我这里骗吃骗喝就不可原谅,天诛地灭的不可原谅。日子又恢复了平静。

偶尔回头我才领悟,其实生活就是由许多小插曲连接起来的,那些波澜壮阔的生活。周末,餐馆打工,碎辰安静的坐在角落的桌子上吃着老板娘给他专门准备的龙虾。平日里节俭到甚至吝啬的老板娘给碎辰龙虾吃,我现在终于认识到美色的力量了。“浅流,你不觉得现在餐馆里坐的人都很奇怪么?”跑堂小王挪过来对我小声的说,他是一个胆子很小的男生,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胆战心惊。

看着那些身体健壮,或是穿着很古惑仔的人我疑问:“他们吃饭没给钱?”小王摇头,我笑:“这不是行了,他们怪也是他们的事,只要不赖帐就好了。”摇头,小王急切的说:“好像所有的人都认识,看,他们在传递眼神呢。是不是有什么隐秘的行动要开始了,最近附近的帮派都不稳定。

一个死了金牌杀手,一个跑了未来的少主,不安定啊。”乜了小王遗言我看着那些似乎是在传递什么讯息的人说:“你消息倒是灵通。”“只是你不关心而已。

”门铃一响,又几个人进来,转身拿菜单,听到桌椅一片哗啦,转身,眼前是一座大山。那些老实坐在座位上的人都站了起来面向门口弯腰喊:“少主。”他们弯下腰,我看到了七喜,不,或许叫他殷煞,头裹着绷带满脸冰寒的点头。

握紧了手里的菜单我一阵紧张,难道他是来报仇的。看起来他不是什么富有的王子也不是异国的王子而是黑帮的少主,似乎惹了一个不好惹的人。不动声色的看着殷煞走进我眼眸,看到一双黑亮的皮鞋过来:“浅流,好久不见。”“你想干什么,有我在休想欺负浅流!”碎辰从角落里突然冲出来横在我面前。

“喂,小不点,还在欺负八珍没有?”听着熟悉的强调我抬头,殷煞满脸笑容的看着我。又是那个明媚的少年,“浅流,看到我不打招呼么?”菜单扔过去我拿起笔:“想吃什么?”殷煞回头问那些正襟危坐的人:“你们吃什么?”“少主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回答的整齐,声音洪亮。看他们严肃的表情我忍不住的想笑。

殷勤的把菜单给我殷煞笑:“浅流,你给我点把。你点什么我吃什么。”拿着菜单我转身看着柜台里发傻的老板娘:“老板娘今天的工资我要提成。”明白我的意思老板娘笑的灿烂:“行,行,你尽管点。

”第七章有的时候我在思考,我的生命里是不是注定了和暴力血腥有关,碎星,殷煞。一个是杀手,一个是黑社会的少主。那天我拿的提成比我苦干一个月的工资还多,老板娘更是乐的合不拢嘴,殷煞走的时候她牵着他的手送到门口嘱咐他多来这里吃几次饭,狗腿的模样好似古代勾栏里的老鸨似的。我知道这个比喻不好听,但,似乎找不到更贴切的了。

殷煞是鳄鱼帮的少主,提到鳄鱼帮我就想起了碎星的死。碎星是死于鳄鱼帮的围攻的,我不能以偏概全的说是殷煞害死了碎星,殷煞只是一个不希望继承家业却又无力反抗的悲剧人物。“浅流,我比你大一岁哟。

明年高考的时候你希望考到哪里?”一直只读圣贤书的我在殷煞站在班级的门口叫我的时候才知道他是三年级的学生,正在备战高考。斜了一眼跟屁虫的他我皱眉:“你不是要考上最好的大学么,我怎么都没有看到你学习,你很闲吗?”“是啊,我很闲。”白了他一眼我继续往前走,渺小的我不想引起那些少爷格格的注意。

“那么抱歉了,我很忙,不能陪着你闲了。”“浅流,你是不是很讨厌我?”挡住我殷煞明亮眸子飘起轻雾。也许一开始看到的时候我会心软。

但是现在我却什么感觉也没有,殷煞是一只狡猾的狐狸,狐狸的演技不值得同情。“不讨厌也不喜欢。说吧,你缠着我有什么事情?”站在一棵树下我直来直往的问。咳嗽了一声殷煞收敛了笑容认真的看着我:“既然你认真的问了我就认真的回答你。

浅流,你听好了。”掏掏耳朵我示意他我很认真的在听,“我希望你能做我未来的妻子。”周围你片抽气声。忽略那些偷听者我哭笑不得的看着一脸认真的殷煞:“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还是没有睡醒?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和你相处一段时间来,你处变不惊的态度很适合做我未来妻子的人选。

与其让那些老头子选还不如我自己找一个喜欢的。”白了他一眼假装没听到我快步朝校门口走去,今天是周五,还要接碎辰回家。真是的,又是一个给我照本宣科理由的人,死板的样子和碎星有一拼,他们那一类人真的没有人类的感情么?什么都是为了便宜行事。

“浅流,那是糖不是咸盐。”自从我回来把鸡蛋直接打在了燃气灶上差点引起火灾碎辰就不放心的在屁股后面跟着我。横了我一眼推我过去他蹬着小板凳掌勺:“你鬼上身了,进门的时候脸色就不对。”靠在一边看碎辰小小的个头在厨房滑稽的忙碌我干脆的说:“今天有人向我求婚。

”“是不是那个鳄鱼帮的殷煞?”“你怎么知道,难道老师开始教你们如何谈恋爱了?”白了我一眼,碎辰关掉火:“怎么可能。我是看出来的,他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是么。都开始学会察言观色了。

那么,你说你哥哥是不是也用一样的眼神看我?”又白了我一眼碎星推开我拿盘子:“怎么可能。”“那,那天你为什么要说我是你哥的女人?”“好东西自然要留着。”简单的回答了我一句碎辰把盘子递给我,“端到桌子上去。

”尝了一口毫不逊色的菜我嘻嘻的笑:“什么时候我这样抢手了?”“少自做多情了。”周一早晨上学,一开门发现一个个子高大的男人矗立在门口,被吓了一跳我拍着胸口我问:“你是谁?”男人面无表情的看我一眼低头致意:“我叫莲,是殷少爷派我来保护小姐的。”“我和谁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要保护?”“因为几天前的事情少爷担心浅流小姐被那些少爷小姐欺负。”明白的点头我再次看了他一眼:“你们少爷想的还真周到。

”上课的时候我才感觉是殷煞把我往仇视的旋涡里拉,试问在上课的时候你身边站着一个吸引众多人眼球的男人你什么感觉?中午在平台上吃饭的时候我看着空气指着莲介绍:“碎星,这是莲,你的仇家派来保护我的,可笑吧。最近还好吧,今天没有和你说话了。”特意的扭头,见莲没有变化的表情我问:“碎星你知道吧?我和他曾经在这里吃饭。

”“他是一个很棒的杀手,可惜有了弱点。”莲简练重点的剖析碎星。“所以说我们是仇人。

”“我知道了。”“莲,你愿意来保护我的目的是什么?”“检验浅流小姐是否合适做帮助少爷管理帮派的女主人,如果浅流小姐很不幸的成为了少爷的软肋……”打断莲的话我微笑,看着天空:“如果成为了软肋就是我的死期对不对?”见莲没有否认我笑的更灿烂:“可惜,我不能死。我和碎星的承诺还没有兑现,所以你放心我不会成为适合的女主人也不会成为殷煞的牵绊。

”淡漠的看我一眼的莲什么会都没说的鞠躬离我十米之远。凉风从远处吹来,好似碎星的低语,碎星,生活真是狗血。繁忙的高考过后是一个冗长的暑假,和碎辰无所事事的呆在家里的时候有人敲门。用脚指头猜都知道是谁。

碎辰白了我一眼转身进屋了,开门,看到殷煞嬉皮笑脸的脸我真想关门。“浅流,好不容易暑假我们去玩吧。”“没空。”“我看你很闲的。

”“我在陪碎辰复习功课。”“功课可以明天复习的。怎么,我们带碎辰去游乐园玩。”卧室的门打开碎辰抱着枕头瞪着殷煞骄傲的说:“不要以为去游乐场就可以收买我。

不过,如果是要他陪着我的话我就去。”指着门口的莲碎辰坚决的说。看着人流如织的游乐场里碎辰牵着莲的手我在心底叹息,他是挂念碎星了吧,莲的身上有碎星冷漠的味道。使劲的攥着我的手殷煞问:“浅流,你想玩什么?”环顾四面我犹豫不决,还没有决定好就听到莲低沉的声音喊:“少爷小心!”被殷煞扑到,旁边贩卖冷饮的冰柜玻璃飞溅,脸上有些微的刺痛。

想推开殷煞看碎辰在哪里,侧脸在慌乱的人群里发现莲把碎辰抱在了怀里躲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对着远处的摩天轮开枪。身上的殷煞没有动,躺着,看着湛蓝的天空,浮云掠过,手上有温热的感觉,粘腻,抬手,触目惊心的红,勾起嘴角我不禁笑了起来。枪声安静了下来,殷煞起来抱着我摇晃:“浅流,你没事吧,你笑什么?”盯着殷煞不断渗血的T桖我笑:“现在你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吧。

”殷煞的肚子中了枪,因为闪的及时,子弹擦着肚皮过去,留下一道血痕,需要缝针。碎辰脸色煞白的倚在我的怀里,瞪大了眼睛一句话不说。莲站在我面前没有表情的看着我。忽略难闻的血腥味道我笑:“我已经失去资格了对吧。

放心,我说过,我不会成为殷煞的软肋,只是再等一个机会而已。帮忙照顾一下碎辰。”急救室里殷煞赤裸着上半身在个缝针的护士嬉笑。

看到我他笑:“浅流,没事吧。在现场你忽然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吓傻了呢。”勾起嘴角看整理完毕的护士我说:“殷煞,我想和你单独谈一下。

”护士识趣的开门离开,靠在门上我看着殷煞,他背着光,周身融化在阳光里,只剩下一层毛茸茸的光圈。酝酿了语气我干脆的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再也不要见面了吧。”跳下床,躲开阳光,殷煞收敛了笑容看着我:“浅流你这是什么意思?”“很浅显的意思。我怕死,和你有干系只会把我置于危险之下,我不是适合你的女子,你也不是适合我的男子。

我们这样纠缠下去只会让双方都痛苦,况且我一点都不喜欢你。”“喜欢可以慢慢培养。我发誓,从今以后不会让你受一点点的伤,浅流,我们可以试着相互喜欢对方的。”嘲讽的一笑我问:“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和你在一起吗?因为和你在一起我总是要竭尽全力的去遏制割开你喉咙的想法。

”殷煞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我:“为什么?”“因为我是碎辰哥哥的女人啊。碎辰的名字有没有让你想起来另外一个名字?”脸色由吃惊变成了惊愕,后退了一步殷煞瞪大了眼睛,眸子深邃起来:“你是碎星的……”点头微笑我咬牙:“所以,我怎么会和害死碎星的刽子手在一起呢?殷煞,不要太天真了。”残忍的笑,我拉开门出来把殷煞满是受伤的脸这挡在门外。冲门外的莲潇洒的一笑我牵过碎辰:“一切都结束了,莲,再见了。

”点头我告别,莲拉开门进了急救室。牵着碎辰的手看着被阳光充盈的半个走廊我冲他微笑:“我们回家吧,吓到你了吧,游乐场我们下次去吧。”走出医院外面的天气还是如此的晴好。

拉着碎辰坐在树荫的椅子下我看着碎辰墨黑的眸子,拍了他一下头问:“怎么了,有什么话要说?”“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你的声音太大了。”“那个,你说的是,就是,其实,我说的,为了让他死心,是骗人的。”坚定了自己的态度我握着碎辰的肩膀肯定,“对,我刚才说的都是骗人的。”“包括不喜欢殷煞吗?”苦笑我垂头:“碎辰,你真是一个小恶魔。

”头上传来厚重的感觉,闭眼听到碎辰说:“其实,哥哥的死我在圣诞节的那天都知道了,你身上血的味道怎么洗都不会干净。哥哥曾经说过,无论去哪里都不会抛弃我,但是,那一晚他却把我托付给了你,我就知道哥哥一定是回不去了。我假装不知道是怕你伤心。

”抬头,看着碎辰认真的脸庞我微笑,滚烫的泪滑过嘴角。把它紧紧的搂在怀里我叹息:“碎辰,你真是懂事的让人心疼。”终曲和殷煞以最不喜欢的方式分别之后我的日子才彻底的恢复了平静,碎辰又变成了小恶魔,八珍饱受折磨。

偶尔,在大街上会看到殷煞,旁边有妖媚的女子陪同,远远的我也可以看清他的笑容,一定又是明媚的灿烂。我不知道最后他会选择怎样的女子相伴一生,但肯定不是现在围绕在他身边抚媚的女子,她们只是他的过客,不是他的永远。我不知道在他的心里他是否恨我,我却知道,他的生命里在没有了我的足迹。我也知道在将来的将来肯定有一个厉害的女子让他露出最灿烂的笑容。

因为碎星告诉我,如果守护不住的话还不如痛快的放弃,让一个可以守护的给她幸福。这样,即使是站在一旁旁观也可以闻到幸福的芬芳。浅……流”点头我抹掉眼泪低头逼近碎星的脸,模糊的只有一个轮廓e69da5e6ba90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31333262363638,漆黑的也罢血腥和死亡都掩盖了。

“银行卡你还保存对吧?”点头,“替我照顾好碎辰,他是一个敏感的孩子,我希望他将来能够有所成就,我希望你能在我不在的时候督促他。”垂头在他颈项我摇头:“我们一起。我已经答应做你的女人了。

这个世界上我们都没有亲人,我们相依为命。”“咳咳……下辈子吧。如果有下辈子,我们一定出生在一个家庭,不会再孤单一个人。

”“呵呵。我们是因为孤单才决定在一起的啊,所以我不希望碎辰感觉到孤单,我想让他幸福。”“嗯,他会幸福的。”碎星,你可不可以不要死呢?一阵清脆的铃声打破仓库的宁静,掏出碎星口袋里闪着蓝光的手机,上面显示的号码是碎辰。

放在碎星的耳边我低语:“是碎辰。”“不要让他知道我出事了。圣诞节,让碎辰陪你过好不好?”“好。

”按了按接听键就听到碎辰在手机里大吼,那边很嘈杂,偶尔有烟花炸开的声音。“哥,你在哪里,烟花都开始了你还磨蹭什么,是不是浅流那个女人拖得后腿?”“碎辰,哥哥忽然有事要到很远的地方一阵子不能陪你看烟火了,我让浅流接你回家好不好?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你和浅流住在一起,要听浅流的话。”顿了一下吸了一口气碎星压抑哽咽,“碎辰,听到了没有?答应我。

”“好吧。不过你要去多久?”“……很久。”捂着嘴巴不敢哭出声音,碎星冰凉的手拉着我的手腕:“碎辰,一定要听浅流的话。

”哪边碎辰敷衍的答应挂掉了,抱着不再说话的碎星我嚎啕大哭。这个世界真奇怪,每天都在发生生离死别的悲剧,抱着没有温度的碎星我看着走进来的几个黑色的影子,那个倔强的孩子一定嘴角含笑在看烟花吧?坚信碎星一定会回来吧,就像我一开始相信碎星如神一样不会死去一样。“你先把自己洗干净去接碎辰吧。

他是碎星最亲的人。”听着男人的话我放下碎星站起来,“碎星的仇我们一定会报,你也带着碎辰销声匿迹的活着吧。我想碎星也不想你们牵扯进这血腥的世界里面来。

”“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害死碎星的不是你吗?是你把碎星变成杀人工具的,还要在这里说风凉话。”心里的悲愤开始产生化学反应,握着拳头握怒吼。听不惯的人想要出来打抱不平的教训我被他挡住,沉默了一会他承认:“是,我是刽子手。所以,碎星的血不会白流。

”冷笑一声我钻过人群走出了仓库。夜风凉彻骨,看着身上的血我朝着浅滩走去。碎星死了,我又要开始孤单的生活了,还好,他把碎辰托付给了我,天大地大,让我们两个孤单的孩子相依为命吧。==============================第五章END============================收拾客厅我站在不言不语的他面前居高临下的说:“既然醒了就走吧,我救了你并没有打算留你在我这里养病。

”他抬头,目光疑惑的看着我,可爱的模样很像八珍,盯着我看了半天他抛出一句惊天动地的话:“你是谁,我是谁|?”一瞬间我知道,我的生活就是电视剧,充满了许多的狗血情节,看,现在不是有一个失忆的男子出现在我面前了么,说不定他是哪家的富有公子或是异国的王子呢,那么,并着国际友好的关系我要不要收留他呢?一巴掌拍过去,我狞笑:“你骗谁啊,听说过发烧吧脑子烧坏成白痴的,可没有听说过能把过去的记忆烧没的。哪里来的回哪里去,我没钱养你。你这样的电视上演的多了去了。”他被我一巴掌拍倒在沙发上就没有起来,等了半天我蹲下来才发现他恶心上泌着汗珠,连刚才红润的嘴唇都变成青色的了。

“喂,你没事吧?我的一巴掌没有那么厉害吧?”半睁着眼睛看我,他吞吞吐吐的说:“倒下去的时候……碰到伤口了。”“你真的忘记你是谁了?”审问了快半个小时了,对面的人还是摇头说没有想起自己是谁。眼看上课的时间要到了我摆手懒得和他耗下去:“算了。你先呆在这里吧。

我去上学了,不要到处乱跑,丢了我可不负责找的。”他听话的点头,看着地上趴着的八珍我吩咐:“八珍看着他,别让他乱跑,法线他又申明不轨的行为,哼!”横了他一眼我咬牙,“给我咬。”八珍蹦起来跟授命的将军似的庄严的叫了几声,他勉强冲我笑了一下,嘴角抽啊抽的比哭都难看。

“喂。”才要关门屋子里的人忽然开口说话,他弯起眼睛明媚的笑,“你叫什么名字?”被他的笑容晃了眼我在关门前回答:“浅流。”他笑得如此灿烂,应该是异国的王子吧?晚上回家,他和八珍还保持着我早晨走的姿势。

八珍看着我骄傲的摇着尾巴,拍拍他的头,我点头称赞,他高兴的四处乱窜。他盯着八珍半天才撇嘴说;‘真是一条忠实的土狗,连我上厕所它都跟着当然,八珍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骄傲的仰头我看看站在沙发上仰首挺胸的八珍笑了起来。‘笑起来倒是很好看’。

‘你在说什么?’听他小声的嘟囔我问。他摇头,照例弯起眼睛明媚的笑,不染纤尘的模样可以去做封面杂志的模特了。忽略他放电的眼神我说:“既然你忘记了你的名字我给你取一个吧,总不能一直喂喂的叫。”“好。

”“就叫七喜吧。”“怎么是一个饮料的名字?”皱眉他不满的问,横了他一眼我耸肩:“没有叫你芬达已经不错了,挑什么挑,记住,你是我捡到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的脾气秉性开始向外扩展,我想,大部分的原因是碎星吧,他把我带进了自己的圈子,然后再慢慢的扩展,在碎星我看到了许多也尝试了许多,这就是他们说的所谓的成长吧。

—————————–落叶谢谢你咯~你不用打了我来上任了!忽略他放电的眼睛我说‘既然你忘记了你的名字我给你取一个吧,总不能一直喂喂的叫。’‘好’。‘就叫七喜吧’‘怎么是一个饮料的名字?'皱眉他不满的问。横了他一眼我耸肩;’没有叫你芬达已经不错了,挑什么挑,记住,你是我捡到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脾气秉性开始向外扩展,我想,大部分的原因是碎星吧,他把我带进了自己的圈子,然后在慢慢的扩展,在碎星的身边我看到了许多也尝试了许多,这就是他们说的所谓的成长吧一周的时间过得很快,周五的晚上接碎辰回家。虽然早有预见天下会不太平,我却没有想过会是星球大战的程度。一进门,碎辰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七喜,眯起眼睛他抬头看我,声音凉凉的问:“他是谁?你的新男人,哥哥才离开半年你就见异思迁了?”声音尖锐到好似我真的做了对不起碎星的事情一样。捂着额头我摆手:“他是我捡来的。

”冷哼一声,碎辰的语气不像一个孩子:“人那么好捡的话我怎么没见你拎一个女人回家的?”“你这个小孩非要这么别扭?”咬牙揪着他的耳朵我瞪着看热闹的七喜,“看什么看,都是你的错!快把你忘掉的乱七八糟的事情想起来滚蛋!”七喜没有说话的看着我,明亮的眸子开始眯眼起大雾,望着这样的眼睛我忽然想起了碎星安静的眼眸,什么时候他也这样的看过天空,白色的衬衫飒飒作响。我想,他就是一直没有脚的白鸽从来不会停留,一直飞,直到不能扇动翅膀坠地。挣脱开我碎辰走到七喜面前开始尖酸刻薄地说起来,模样像骂街的泼妇,七喜眯起眼睛见招拆招,八珍有热闹可凑的狂吠起来,走进厨房关上门我头脑发涨,天啊,我是造了什么孽啊?饭桌上战火依旧纷飞,我低头吃饭闭塞耳目,任他们两个刀光剑影。碎辰愤愤的咬牙:“你不要高兴太早了,浅流是我哥的女人,等我哥回来一定会把你大卸八块,他可是一个厉害的杀手。

”七喜不在乎的扒着碗里的东西嬉笑:“是吗?原来这样。可是你哥不是消失半年了么,也许是执行任务的时候失败被杀掉了吧。”七喜说这还用手在脖子那里比划了一下。

碎辰吧碗磕在桌子上气呼呼的等着七喜,眼角开始泛红。望着这样的他我黯然,尽管他是一个嘴巴厉害的孩子,但是面对未知的事情,亲人的离开还是脆弱的像玻璃。门砰的一声关上,站起来我看着得意洋洋地七喜警告:“在碎辰面前我希望你不要说关于死亡的事情。”收敛了笑容七喜无所谓的耸肩:“如果是你的要求我没意见。

”打开门,看着脑袋埋进枕头里的碎辰我安静的坐在床边:“伤心什么,你哥哥可是无敌的,又不是纸糊的,你不是相信他是一个厉害的杀手吗?这样的杀手怎么会……死呢?”扭脸碎辰眼睛发红的看着我:“浅流,如果哥哥真的永远回不来了你是不是会不要我,在周末的时候不会接我回家,节假日的时候不带我去游乐场玩?”一掌拍在他的屁股上我笑:“你都在担心什么呀。放心,就算你哥哥不回来我也永远的照顾你,这是对你的承诺。我发誓。

”目光落在我举起的右手上,碎辰坐起来看着我认真的点头:“我相信你,浅流。”“还饿吗,要不要回去继续吃饭?”“不要,我讨厌那个人。”“好。

等你饿了的时候我下面给你。”拍了一下他的头我安慰的笑,“现在的碎辰才像一个小孩子。”他的脸瞬间就红了。

关上门饭桌上已经不见了七喜的身影,门半开着,八珍也不在,应该是在一起散步吧。走到门口,从门缝里看到了七喜,他在抽烟,老练的夹着香烟悠悠的吞云吐雾,目光深邃的不知道在看哪里。八珍老实的趴在他的身边,静静地看着这样的七喜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只有碎星身上才有的味道,对生命的渴求和对命运的欲罢不能。麻利的抽掉一根烟他恢复了常态笑嘻嘻的揉着八珍的脑袋:“怎样,毕竟我是七喜,比你厉害多了。

我没来的时候你是不是总受欺负?还是我殷煞厉害吧,一出马就把那个小屁孩气得要掉眼泪了。”殷煞?原来他的名字叫殷煞阿。反复的咀嚼他的名字我开始咬牙,目光落在门后面的棒球杆上。

既然你欺骗我在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推开门,扬起棒球杆我喊:“殷煞。”他微笑的回头然后神色就变了。看着倒地不起的殷煞我舒了一口气扔了棒球杆:“痛快。

”把殷煞丢在了房子对面的垃圾堆里我拍着手看着围着昏过去的殷煞转圈的八珍:“八珍,回家。他是一个骗子。”早晨吃饭的时候碎辰很安静,眼睛瞄了半天最后问我:“浅流,那个叫七喜的人呢?”一笑我拨给他一个荷包蛋:“你不是讨厌他么,我叫他哪里来的回哪里去了。

”眨巴着眼睛看我碎辰没有说话的低头吃饭,看着这样乖巧的碎辰我开始有些不习惯。管他是富有的公子还是异国的王子呢,在我这里骗吃骗喝就不可原谅,天诛地灭的不可原谅。日子又恢复了平静。

偶尔回头我才领悟,其实生活就是由许多小插曲连接起来的,那些波澜壮阔的生活。周末,餐馆打工,碎辰安静的坐在角落的桌子上吃着老板娘给他专门准备的龙虾。平日里节俭到甚至吝啬的老板娘给碎辰龙虾吃,我现在终于认识到美色的力量了。“浅流,你不觉得现在餐馆里坐的人都很奇怪么?”跑堂小王挪过来对我小声的说,他是一个胆子很小的男生,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胆战心惊。

看着那些身体健壮,或是穿着很古惑仔的人我疑问:“他们吃饭没给钱?”小王摇头,我笑:“这不是行了,他们怪也是他们的事,只要不赖帐就好了。”摇头,小王急切的说:“好像所有的人都认识,看,他们在传递眼神呢。是不是有什么隐秘的行动要开始了,最近附近的帮派都不稳定。一个死了金牌杀手,一个跑了未来的少主,不安定啊。

”乜了小王遗言我看着那些似乎是在传递什么讯息的人说:“你消息倒是灵通。”“只是你不关心而已。”门铃一响,又几个人进来,转身拿菜单,听到桌椅一片哗啦,转身,眼前是一座大山。那些老实坐在座位上的人都站了起来面向门口弯腰喊:“少主。

”他们弯下腰,我看到了七喜,不,或许叫他殷煞,头裹着绷带满脸冰寒的点头。握紧了手里的菜单我一阵紧张,难道他是来报仇的。看起来他不是什么富有的王子也不是异国的王子而是黑帮的少主,似乎惹了一个不好惹的人。不动声色的看着殷煞走进我眼眸,看到一双黑亮的皮鞋过来:“浅流,好久不见。

”“你想干什么,有我在休想欺负浅流!”碎辰从角落里突然冲出来横在我面前。“喂,小不点,还在欺负八珍没有?”听着熟悉的强调我抬头,殷煞满脸笑容的看着我。又是那个明媚的少年,“浅流,看到我不打招呼么?”菜单扔过去我拿起笔:“想吃什么?”殷煞回头问那些正襟危坐的人:“你们吃什么?”“少主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回答的整齐,声音洪亮。看他们严肃的表情我忍不住的想笑。

殷勤的把菜单给我殷煞笑:“浅流,你给我点把。你点什么我吃什么。”拿着菜单我转身看着柜台里发傻的老板娘:“老板娘今天的工资我要提成。”明白我的意思老板娘笑的灿烂:“行,行,你尽管点。

”第七章有的时候我在思考,我的生命里是不是注定了和暴力血腥有关,碎星,殷煞。一个是杀手,一个是黑社会的少主。那天我拿的提成比我苦干一个月的工资还多,老板娘更是乐的合不拢嘴,殷煞走的时候她牵着他的手送到门口嘱咐他多来这里吃几次饭,狗腿的模样好似古代勾栏里的老鸨似的。我知道这个比喻不好听,但,似乎找不到更贴切的了。

殷煞是鳄鱼帮的少主,提到鳄鱼帮我就想起了碎星的死。碎星是死于鳄鱼帮的围攻的,我不能以偏概全的说是殷煞害死了碎星,殷煞只是一个不希望继承家业却又无力反抗的悲剧人物。“浅流,我比你大一岁哟。明年高考的时候你希望考到哪里?”一直只读圣贤书的我在殷煞站在班级的门口叫我的时候才知道他是三年级的学生,正在备战高考。

斜了一眼跟屁虫的他我皱眉:“你不是要考上最好的大学么,我怎么都没有看到你学习,你很闲吗?”“是啊,我很闲。”白了他一眼我继续往前走,渺小的我不想引起那些少爷格格的注意。“那么抱歉了,我很忙,不能陪着你闲了。”“浅流,你是不是很讨厌我?”挡住我殷煞明亮眸子飘起轻雾。

也许一开始看到的时候我会心软。但是现在我却什么感觉也没有,殷煞是一只狡猾的狐狸,狐狸的演技不值得同情。“不讨厌也不喜欢。说吧,你缠着我有什么事情?”站在一棵树下我直来直往的问。

咳嗽了一声殷煞收敛了笑容认真的看着我:“既然你认真的问了我就认真的回答你。浅流,你听好了。”掏掏耳朵我示意他我很认真的在听,“我希望你能做我未来的妻子。”周围你片抽气声。

忽略那些偷听者我哭笑不得的看着一脸认真的殷煞:“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还是没有睡醒?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和你相处一段时间来,你处变不惊的态度很适合做我未来妻子的人选。与其让那些老头子选还不如我自己找一个喜欢的。”白了他一眼假装没听到我快步朝校门口走去,今天是周五,还要接碎辰回家。真是的,又是一个给我照本宣科理由的人,死板的样子和碎星有一拼,他们那一类人真的没有人类的感情么?什么都是为了便宜行事。

“浅流,那是糖不是咸盐。”自从我回来把鸡蛋直接打在了燃气灶上差点引起火灾碎辰就不放心的在屁股后面跟着我。横了我一眼推我过去他蹬着小板凳掌勺:“你鬼上身了,进门的时候脸色就不对。”靠在一边看碎辰小小的个头在厨房滑稽的忙碌我干脆的说:“今天有人向我求婚。

”“是不是那个鳄鱼帮的殷煞?”“你怎么知道,难道老师开始教你们如何谈恋爱了?”白了我一眼,碎辰关掉火:“怎么可能。我是看出来的,他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是么。

都开始学会察言观色了。那么,你说你哥哥是不是也用一样的眼神看我?”又白了我一眼碎星推开我拿盘子:“怎么可能。”“那,那天你为什么要说我是你哥的女人?”“好东西自然要留着。”简单的回答了我一句碎辰把盘子递给我,“端到桌子上去。

”尝了一口毫不逊色的菜我嘻嘻的笑:“什么时候我这样抢手了?”“少自做多情了。”周一早晨上学,一开门发现一个个子高大的男人矗立在门口,被吓了一跳我拍着胸口我问:“你是谁?”男人面无表情的看我一眼低头致意:“我叫莲,是殷少爷派我来保护小姐的。”“我和谁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要保护?”“因为几天前的事情少爷担心浅流小姐被那些少爷小姐欺负。

”明白的点头我再次看了他一眼:“你们少爷想的还真周到。”上课的时候我才感觉是殷煞把我往仇视的旋涡里拉,试问在上课的时候你身边站着一个吸引众多人眼球的男人你什么感觉?中午在平台上吃饭的时候我看着空气指着莲介绍:“碎星,这是莲,你的仇家派来保护我的,可笑吧。最近还好吧,今天没有和你说话了。”特意的扭头,见莲没有变化的表情我问:“碎星你知道吧?我和他曾经在这里吃饭。

”“他是一个很棒的杀手,可惜有了弱点。”莲简练重点的剖析碎星。“所以说我们是仇人。

”“我知道了。”“莲,你愿意来保护我的目的是什么?”“检验浅流小姐是否合适做帮助少爷管理帮派的女主人,如果浅流小姐很不幸的成为了少爷的软肋……”打断莲的话我微笑,看着天空:“如果成为了软肋就是我的死期对不对?”见莲没有否认我笑的更灿烂:“可惜,我不能死。我和碎星的承诺还没有兑现,所以你放心我不会成为适合的女主人也不会成为殷煞的牵绊。

”淡漠的看我一眼的莲什么会都没说的鞠躬离我十米之远。凉风从远处吹来,好似碎星的低语,碎星,生活真是狗血。繁忙的高考过后是一个冗长的暑假,和碎辰无所事事的呆在家里的时候有人敲门。用脚指头猜都知道是谁。

碎辰白了我一眼转身进屋了,开门,看到殷煞嬉皮笑脸的脸我真想关门。“浅流,好不容易暑假我们去玩吧。”“没空。”“我看你很闲的。

”“我在陪碎辰复习功课。”“功课可以明天复习的。怎么,我们带碎辰去游乐园玩。

”卧室的门打开碎辰抱着枕头瞪着殷煞骄傲的说:“不要以为去游乐场就可以收买我。不过,如果是要他陪着我的话我就去。”指着门口的莲碎辰坚决的说。

看着人流如织的游乐场里碎辰牵着莲的手我在心底叹息,他是挂念碎星了吧,莲的身上有碎星冷漠的味道。使劲的攥着我的手殷煞问:“浅流,你想玩什么?”环顾四面我犹豫不决,还没有决定好就听到莲低沉的声音喊:“少爷小心!”被殷煞扑到,旁边贩卖冷饮的冰柜玻璃飞溅,脸上有些微的刺痛。想推开殷煞看碎辰在哪里,侧脸在慌乱的人群里发现莲把碎辰抱在了怀里躲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对着远处的摩天轮开枪。身上的殷煞没有动,躺着,看着湛蓝的天空,浮云掠过,手上有温热的感觉,粘腻,抬手,触目惊心的红,勾起嘴角我不禁笑了起来。

枪声安静了下来,殷煞起来抱着我摇晃:“浅流,你没事吧,你笑什么?”盯着殷煞不断渗血的T桖我笑:“现在你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吧。”殷煞的肚子中了枪,因为闪的及时,子弹擦着肚皮过去,留下一道血痕,需要缝针。碎辰脸色煞白的倚在我的怀里,瞪大了眼睛一句话不说。

莲站在我面前没有表情的看着我。忽略难闻的血腥味道我笑:“我已经失去资格了对吧。放心,我说过,我不会成为殷煞的软肋,只是再等一个机会而已。

帮忙照顾一下碎辰。”急救室里殷煞赤裸着上半身在个缝针的护士嬉笑。看到我他笑:“浅流,没事吧。在现场你忽然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吓傻了呢。

”勾起嘴角看整理完毕的护士我说:“殷煞,我想和你单独谈一下。”护士识趣的开门离开,靠在门上我看着殷煞,他背着光,周身融化在阳光里,只剩下一层毛茸茸的光圈。酝酿了语气我干脆的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再也不要见面了吧。

”跳下床,躲开阳光,殷煞收敛了笑容看着我:“浅流你这是什么意思?”“很浅显的意思。我怕死,和你有干系只会把我置于危险之下,我不是适合你的女子,你也不是适合我的男子。我们这样纠缠下去只会让双方都痛苦,况且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喜欢可以慢慢培养。我发誓,从今以后不会让你受一点点的伤,浅流,我们可以试着相互喜欢对方的。”嘲讽的一笑我问:“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和你在一起吗?因为和你在一起我总是要竭尽全力的去遏制割开你喉咙的想法。”殷煞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我:“为什么?”“因为我是碎辰哥哥的女人啊。

碎辰的名字有没有让你想起来另外一个名字?”脸色由吃惊变成了惊愕,后退了一步殷煞瞪大了眼睛,眸子深邃起来:“你是碎星的……”点头微笑我咬牙:“所以,我怎么会和害死碎星的刽子手在一起呢?殷煞,不要太天真了。”残忍的笑,我拉开门出来把殷煞满是受伤的脸这挡在门外。冲门外的莲潇洒的一笑我牵过碎辰:“一切都结束了,莲,再见了。”点头我告别,莲拉开门进了急救室。

牵着碎辰的手看着被阳光充盈的半个走廊我冲他微笑:“我们回家吧,吓到你了吧,游乐场我们下次去吧。”走出医院外面的天气还是如此的晴好。拉着碎辰坐在树荫的椅子下我看着碎辰墨黑的眸子,拍了他一下头问:“怎么了,有什么话要说?”“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你的声音太大了。

”“那个,你说的是,就是,其实,我说的,为了让他死心,是骗人的。”坚定了自己的态度我握着碎辰的肩膀肯定,“对,我刚才说的都是骗人的。”“包括不喜欢殷煞吗?”苦笑我垂头:“碎辰,你真是一个小恶魔。

”头上传来厚重的感觉,闭眼听到碎辰说:“其实,哥哥的死我在圣诞节的那天都知道了,你身上血的味道怎么洗都不会干净。哥哥曾经说过,无论去哪里都不会抛弃我,但是,那一晚他却把我托付给了你,我就知道哥哥一定是回不去了。我假装不知道是怕你伤心。”抬头,看着碎辰认真的脸庞我微笑,滚烫的泪滑过嘴角。

把它紧紧的搂在怀里我叹息:“碎辰,你真是懂事的让人心疼。”终曲和殷煞以最不喜欢的方式分别之后我的日子才彻底的恢复了平静,碎辰又变成了小恶魔,八珍饱受折磨。偶尔,在大街上会看到殷煞,旁边有妖媚的女子陪同,远远的我也可以看清他的笑容,一定又是明媚的灿烂。

我不知道最后他会选择怎样的女子相伴一生,但肯定不是现在围绕在他身边抚媚的女子,她们只是他的过客,不是他的永远。我不知道在他的心里他是否恨我,我却知道,他的生命里在没有了我的足迹。我也知道在将来的将来肯定有一个厉害的女子让他露出最灿烂的笑容。

因为碎星告诉我,如果守护不住的话还不如痛快的放弃,让一个可以守护的给她幸福。这样,即使是站在一旁旁观也可以闻到幸福的芬芳。=======================全文【完】=========可以么?我也很喜欢这篇文,夭夭写得很不错呢,只是真的不想碎星死掉呢。

幸福59厘米之夜天使(z最天使里《夜的第七)

2、为什么叫幸福59厘米

幸福是抄按100计算的,百分幸福嘛袭(幸福59分又太难听,便用幸2113福59厘米,显的即有深5261度,而且给人4102眼前一亮的感觉),59等于一半幸福1653达到后,朝100前进,可是就卡在半百多一些,60不到一点,你说纠结不纠结,让人看的难受不难受,所以他不能把名字起的让人一看就知道,只能用这种含蓄的方式,可以解释为走向幸福的过程,也可以解释为不完美的幸福。

幸福59厘米之夜天使(z最天使里《夜的第七)

3、今夜天使降临全集在哪能看到?

在看啊2113。很好看。资源:我们常5261说“4102三个女人一台戏”,于是1653便有太多专太多的影视作品努力属地把三个女角拧到一起去,以此来营造强烈的戏剧张力。

而《今夜天使降临》则反其道而行之,把三个女性主角分成了三路人马。三个人有不同的社会身份、职业属性和个性特征,分别代表着现代都市女性中的三类比较有代表性的族群:一个是富家太太、一个是职场强人、一个是贫嘴北漂。维系三个女主角的纽带,看上去是她们的闺蜜关系,实际上是她们都自愿或偶然怀上了孩子,走进了女人一生中最独特的那十个月。

林婷、田bai甜和彭佳佳是情同姐du妹的80后闺蜜,平淡zhi的生活因孕而变。dao产科医生专林婷本是丁属克一族,意外怀孕后发现男友唐大维已暗结新欢,她还因为小三而卷入医疗纠纷,在与唐大维分手后,她经过百般纠结后,决心做单身母亲,而助手董小伟一直不离不弃守护在身边;广告圈白领田甜拼搏于职场,正处于上升期时肚中小生命不期而至,遭遇家庭与事业的矛盾,而孩子气老公齐晋东又屡屡惹事生非,两人在小打小闹中逐渐成熟,坚韧不拔地把生活越过越好;嫁入豪门的彭佳佳,看似幸福却因儿子悦悦被诊断为自闭症而陷入危机,孔嘉诚又忙于工作,婆婆又与之不合,她于是顶住压力孕育二胎,在怀孕和治疗悦悦的过程中学会了如何去爱,最终她与老公重建幸福家庭。

幸福59厘米之夜天使(z最天使里《夜的第七)

4、今夜天使降临大结局剧情

董小伟抱着鲜花站在那里等待着,看来62616964757a686964616fe59b9ee7ad9431333332626665林婷走过来十分高兴,他拿出钻戒向林婷求婚,林婷却说对不起,因为自己不能和他在一起。董小伟质问她为什么?林婷说她不能拿自己的幸福埋葬他的青春。董小假却说爱上她是自己做过最勇敢的事情,而她想让小天使一辈子都没有爸爸吗?林婷告诉董小伟,她只有在脆弱的时候才会想到他,他只是一个替代品,在自己心目中他只是一个小屁孩。

此时董小伟想起了自己跟林婷之间从相识到现在的点点滴滴,之后他伤心的离开。林婷心里对小天使说,自己撒谎了,请求她原谅自己,因为有时候善意的谎言可以成全别人。董小伟拿出戒指毫不犹豫的扔到了垃圾筒里,这时一捡垃圾的人走了过来,董小伟转身跑过去将戒指捡出来便离开。林婷去看香芹,她提议给香芹开点止疼药,香芹担心止痛药对胎儿有影响,林婷说影响不大。

香芹和徐立功二人向林婷表示感谢,林婷说自己是被他们感动的,希望他们以后坚强的生活下去。临走前林婷交待徐立功,让他明天把那封信转交给董小伟。齐晋东将图纸,物证都交给了警察。

牛总看过资料后夸奖齐晋东真是个人才,齐晋东真心的向牛总表示感谢,因为在自己走背运的时候收留了自己,但是恩是恩,事是事。牛总质问他什么意思?齐晋东说自己已经把公司相关的资料交给了警方,而且他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牛总指责齐晋东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齐晋东对牛总,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自己还是得说,还是得管。牛总想要逃跑,可是却发现门被锁了,于是他生气的指责齐晋东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称齐晋东接电话的时候,牛总偷偷的拿住了奖杯,他质问齐晋东放不放自己一条生路?齐晋东说多行不义必自毙,此时红眼的牛总拿奖杯砸向了齐晋东,幸亏齐晋东躲的及时,于是二人撕打了起来,这时警方赶到将牛总带走,而此时齐晋东的手被奖杯割伤,警察带他去包扎。警察去找田甜,让她最近一段时间一定要小心。

齐晋东害怕的回到家向老婆说起,自己又把工作给搞砸了,所以真没脸回来了,她想怎么处置都行。田甜什么话都没说,反而把饭端到他的面前。田甜自责,从结婚到现在都是他一直在照顾自己,而且一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总是冲他发伙,而他不一样,在外面受了委屈也不说,而且自己跟小点心已经商量好了,都觉得他这样做是对的,他们娘俩都为他骄傲。

看着齐晋东狼吞虎咽的样子,田甜流下了幸福的眼泪。林婷走出了医院,此时之前的点点滴滴又浮现在她的脑海里。董小伟跑去质问主任,林婷为什么要辞职?主任说这是她自己决定的。林婷在信中告诉小伟,明知道他比自己付出的多还心安理得的接受,对他不公平,同时她承认自己喜欢他,但是因为自己在上次感情的阴影中还没有走出来,对于唐大维,自己的希望有多大,伤痛就有多大,现在去谈感情还不是时候……自己不能把这种草率的结果让他来承担,如果有来生,她希望能在自己最好的时候遇到他。

一个月后,林婷换了份新工作。林婷告诉那些孕妇,希望大家去参加一个婚礼。小云组织大家明天去参加婚礼。佳佳给香芹准备了一个婚纱,孔嘉诚上前抚摸她的肚子,杨慧兰让他们别动,并给他们拍照。

大家都冲过来照全家福,此时悦悦说了茄子,大家为此而十分的兴奋。董小伟发了致林婷的微博:在李香芹的婚礼上能遇到她吗?徐立功推着新娘香芹走进了教堂,香芹费尽全力站了起来,徐立功扶着她一步一步走上前,香芹强撑着身体站在那里,几次差点要晕倒,徐立功将她抱走,并当着大爱的面承诺,自己愿意跟香芹在一起,永远不离不弃,此时大家听到此不禁流下了感动的眼泪,深情的为他们鼓掌。香芹手术,林婷跑到医院请求主任,香芹的手术让自己参加。董小伟告诉徐立功,母女平安,徐立功听此大哭了起来。

田甜要进产房,肚子疼的直叫,之后他咬住齐晋东的手,并吵着要回家。佳佳的肚子疼得不得了,孔嘉诚抱着她赶往医院。董小伟给唐大维联系,说林婷需要他。唐大维质问他为何要这样做?董小伟说有一种爱就叫成全。

唐大维乘飞机回去,他发誓再也不会失去那个家。唐大维和林婷二人开心的抱着孩子,这时董小伟来到,他透过玻璃抚摸孩子,此时却流下了眼泪,林婷向他招手。孔嘉诚和佳佳一人抱着一孩子,之后二人亲吻。

齐晋东一家三口也幸福的在一起。

5、优酷十一度青春为什么是十一度?幸福五十九厘米为什么是五十九厘米?

呵呵,这个bai还真不太知道。11度青du春因为有zhi11位导演拍11部短片。dao所以和11有点关系内。

同理,幸容福59厘米,是优酷推出的一个新概念的短片,6部短片组成,为了显示不同,总会取一个和导演想法有关的名字。如果我是导演,我想叫幸福四十五,隐晦的表达我自己的内心想法,也是可以的哇。而且名字这事儿,和赞助商、制片方神马的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不要太执着啦。片子好看才好哇。

原创文章,作者:xiaozh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phlink.net/6795.html